冬菇炖鸡.

我的天炖鸡是真的好吃TT
我是最靓的仔!

《我和基友被追杀的故事》



路人视角的恋爱(大概?)
魔导学院设,同级,高二。
我流酒排,请不要DISS我,给酒排大佬们打CALL!
希望更文会欧这种玄学对我有用【叼烟的手微微颤抖】这只是个未完成的脑洞√树洞体

各位观众老爷们大家好,自我介绍一下。
名字就不说了,我只是个路人而已。我高二,就读于魔导学院魔法系普通级,目前属于即将被杀人灭口状态。
我觉得我要是就这么死了,把事情讲出来也不愧对群众。这件事是真的!发生在我(和基友)的身边,经过事件中心一方的允许与保证可以用真名来讲(当然讲完我可能就Die了),请管理员手下留情些。
本人性别女,实验魔法成绩中等偏上,书面魔法全级前三,我不是故意秀的,这个前提能让我说出来的故事更真是不至于被Diss…好了不说那么多废话了开始吧…

前几天那个魔法学院1200周年庆典大家都去了吧,我是被基友拉去的,基友是学生会的一员,拉我去学生会那片玩。刚好就有个精英四级紧急聚集让全级前五十在堕神区集合(普通系的),我们魔法系算上我一共应该去十二个。
基友是学生会特勤也要同往,我念了个传送魔法,输入学院区域密码,进了虚盒。声明一下,基友和我应该是第一个到的,因为其他学生会成员还在召集前五十,而普通学生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件事。
谁知道我们出现的根本不是时候…(在这里对牛排学长说声对不起)个人传送阵在锁链通道里出了小偏差,基友摁错了传送地,降落在37培养室里。我们显形之后一道堕火就闪了过来,堕火形状跟契约火种的形状一样,不过是蓝黑色的。那可能是四十级紫色堕神才能发出的攻击,总之我们俩吓坏了。
基友是力量系我是魔法系,脆皮的我即使被那种等级的余波扫到也会死吧…总之我俩眼睁睁的看着堕火靠近,我脑海里甚至都开始走马灯了。然后就听见有人喊了一声,太紧张了没听喊的内容是什么,我当机的大脑在一刹之间居然只有一个想法:这声音还挺熟悉的,真好听啊…想给自己两巴掌!然后身体被冲击偏离了攻击轨道,有那么几秒脑子空白背后冷汗,怎么说呢…劫后余生那种感觉。
听见基友在我耳朵边儿吼,撕心裂肺那种(…),扭脸儿一看牛排学长就趴我前面,剑都掉在边上。
我的天哪慌了,我男神啊!SR系的男神啊!背上一背都是血,主要伤有将近半米长,是横剑伤,伤口还冒着堕火的黑气,说实话看见学长躺地上我觉得比要死都慌,赶紧调味加落雨,把学长灵力溢出封锁了。
我基友一手捞我一手扛学长,跟开了挂一样窜出实验室大门。不得不说他拽着我跑的还是很快的,就是不怎么稳。当时我们俩都慌得要死我念魔咒的时候嘴型都偏了,一个不够连着施了六七个神之守护八个调味剂,先把自己搞脱力了。实验室路很长,跑的都快累死了也不见出口,而且这里的走廊的秩序锁链禁止传送技能我只能干跑,后面堕神的吼叫简直超让人疯狂。
牛排学长的情况…太心疼了被基友扛着跑完全失去知觉,脸上苍白一片背后的血就没停过这都是我的错…血的颜色是鲜红,和他的发色混起来就是一片红。
不知道为什么止血的魔咒对他完全不起作用,灵力虽然暂时封锁了但他还是越来越虚弱,没有同源或治愈灵力支持连角都快不见了呜呜呜呜呜差点最差的下场就是消失…我差点就跑回去和那只该死的堕神硬肛了…呜呜呜这都是我的错我的学长…基友边哭边让我冷静点这你让我怎么冷静?
然后我继续放咒一边怒骂一边哭,基友抹了把眼泪说终于到了。我抬头一看就看见学生会的一群人逆着光站在大门前…我天亲人啊老乡啊恩人给你磕头啊啊啊!!在那种情况下肯本不知道累,一看到救星就觉得自己累的不行,腿一软就跪地下了。摸了摸脸发现脸上全是眼泪和血,眼泪是我的,血是学长的。
我基友扛着学长染了一膀子血都没说啥我这么一想又是一波眼泪。基友扛着的学长被放下,那边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牛排?!!”
整个学生会炸了。
从最后挤开人群的人影几乎是一瞬间就到了学长前面,我抬起头就看见惊诧的红酒学长站我前面,和传言中一模一样气质超高冷长的惊为天人,但是表情我真是没见过他这种样子…表情好复杂啊…我没时间注意这些,流着眼泪啥都看不清。下一秒红酒学长就抬手连放了十几个高级禁咒,灵力不要钱的往牛排学长身上涌,我以级前十的声誉保证,那里面绝对有两个神级治疗禁咒(他可是战斗系飱灵啊),但还是没用。
再怎么下去可就是要消失了啊!我抬头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阻止红酒学长,人家看都没看我一眼,拦腰抱起牛排学长,毫不犹豫的捏着脸就亲了上去。
我靠?!我一瞬间就想打死这个人即使你是男神你长得帅也没用我的牛排学长啊啊啊啊啊要不是看你一脸焦急我以为你是来演偶像剧的!
就在我准备动手那一瞬间,所谓无知者无畏现在一想我太ky了…牛排学长的灵力嗖嗖嗖就恢复过来了??紧接着而来的是两人的飱灵刻印开始发光。
我:???
这下再傻的傻子也应该懂了吧,人家俩是有连携存在的。我还是太天真了,我说治愈系的怎么一个都没动,虽然红酒是SR级战斗系第一,但魔法上肯定是没有真正的治愈系飱灵强啊…红茶副会为什么一点也不担心表情悠闲…
这可是同源灵力的治愈啊!同等级里最棒的治愈,当时我的表情就是一脸扭曲我的天???基友懵了,后面的学生会和精英也懵了一大片,他们俩只要不是太封闭的人都知道吧,关系超级差的啊我天,就和UR级的北京烤鸭&麻辣小龙虾差不多,见面就掐那种。
红酒学长亲完人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我的眼睛啊啊啊这和两分钟之前的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好不好?
然后很不合时宜的,那只堕神追上来了吼声吓得我一个机灵就跑去学生会大队了…红酒学长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阴沉下来了,连剑都没出鞘各种魔法咒语就往上砸(再说一遍他可是战斗系飱灵啊),一个能善的都没有什么剑花风刃甚至还有黑魔法?!过不了几分钟那堕神就死了结果人家连尸体都不放过,鞭尸鞭了半分钟最后一团灵火烧成灰。你是战斗系的叛徒吧…
你是我知道的那个和牛排学长并列的战斗系第一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是魔法系的??我不管了反正当时是送了一口气终于救回来了,然后红酒学长抱着牛排学长就往实验室里面走,不管是UR还是SR都没人敢去劝劝的。气氛超可怕啊我天。
大队浩浩荡荡的往前推进,牛排学长好像醒了,但还很虚弱吧大概。我想这俩关系(表面上)也不是特别好,在那儿拌嘴,红酒学长看上去很嘲讽的样子,牛排学长大概是又疼又累声音小到听不清,还挣扎了几下结果扯到伤了。
怎么说呢,我觉得红酒学长就是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对牛排学长很嫌弃但还是有种…宠溺…的感觉?当时红酒的身上可全是血啊!他不是有洁癖吗?还有他说嫌牛排学长太弱汝死了算了这种话,难道十分钟前不是你一脸焦急揭露了你是战斗系叛徒这种事??
后来不吵了红酒学长又(拐弯抹角)的问牛排学长是怎么受伤的,原句是“能被那个废物堕神伤着汝真是弱的可以,绝对是不敌才受的伤吧。”
我就觉得大事不好。
牛排学长说混蛋才不是啊,把我们到之前的事儿给说了。后来还解释了一句受了那种伤我们绝对会死但是他不会,所以也没想那么多就挡了。
我靠牛排学长真的是天使啊wowowow不愧是我男神。
然后红酒就说是吗那汝可真是傻的可以,不愧是工人阶级用来填饱肚子的应急食品啊。这俩人又开始一路拌嘴。
但我觉得,我就是觉得我和基友要大难临头了。
果不其然啊我靠只要牛排男神不注意红酒学长就会用一种“我记住你了”的咒怨眼神盯着我和基友,超可怕的好不好?你在意他你说啊?包括之后去探病的时候别以为学长我没看见你蹲在窗外的空调外机上!
这事儿真不能善了我去。
不过牛排男神真的是一点也没察觉啊,虽然这时候我和基友一直过着天南地北夜夜停水白天被追杀晚上过家家的生活,但是emmm还是要祝他们幸福?这种。
这俩人应该不会看到的吧,这个。
如果看到了我想说(冒着被红酒学长鞭尸的危险):
1.牛排男神红酒学长是真的很喜欢你啊不然也不会追杀我和基友,还警告我离你远点什么的,我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男神?”他超凶的,说“汝不配把牛排称作‘男神’,余是心悦他,汝能如何?”和哟我气死了可。
他长的还挺好看的,处个对象也不错!(是局外人的话,请双方迷妹不要用唾沫淹没我)
2.如果红酒学长看见的话!我和你说你不是单相思啊!探病的时候牛排对你流露出来的感情绝对不是讨厌那种!我从来就没见过牛排男神脸红过这个我要谢谢你!你不是单相思!双箭头啊这是!
  
糖的盾牌【于9:20】
有意思,帮你一把★
@醇度 @五分熟
 
醇度【于9:22】
汝真是…余会找时间向牛排坦白的。
谢谢汝了。

养鸭大队长【于9:31】
现在的学妹可不得了啊。
我不会介意把事情搞大些的。
@你大爷龙虾 @不是蟹黄瓜子是小笼包



五分熟【于11:31】
???

醇度【于11:33】
余现在去牛排办公室,还有汝该把这LO封了,找庐山云雾置顶三天。
LO主 :好的学长,是的学长。
 
【庐山笛】版主已为您封贴并置顶。
【提示:您已捧着手机前往牛排学长办公室偷窥】
下个系列就是告白了…

[ALL爆]Mad love

[序]
就是写着爽的脑洞。
ALL爆[主出胜轰爆],有病态描写。
这章只有爆豪单人也看不出CP,蹭Tag真是抱歉了
[土下座]
☆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电离是我搞的傻子设定,我背。

是《196》的衍生梗ヾ(❀
所含历史及物理信息均为扯淡。

[0]

风在爆豪胜己的耳边穿行,秋叶已被全部吹落,望不到边雪地里是一片空白。
身边的温度还在不断降低,准确的说温度没有太大变动,只是奔跑着的他在不断消耗热量罢了。
他的足迹之后——嚎叫着的基地被杀死在了红叉落定的地方,用干枯的手掌心附在死亡的头顶上:它要求所有不幸者成为陪葬品。
爆豪胜己已经听不到连续不断的爆炸声,听觉被超额的运动量剥夺。耳朵里回响着连续不断的低音波就像死亡的协奏曲,除此之外他听不见任何东西,比如他自己眼泪滴落在雪地上的声音;比如身后直升机的机翅扇动的风声:再比如他的鲜血滴在地上发出的不同寻常的类似沸水的声音。
枯死的大树倒下压断了爆豪的右小臂,现在西伯利亚的大绝地上,他拖着断手和死神比赛谁跑得快?!
开什么玩笑嘛。狠狠扯下刚刚PPK在他身上留下的麻醉弹——尖锐的弹头带着巨大的冲击力狠狠刺进了他背部肌肉,只不过是一瞬而已,顶部的锌钛合金却被滚烫的血液融化的面目全非。
太滚烫了,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把残留的血液送进口中吮吸,爆豪胜己看向身后黑压压的飞机群,电离在他身上若隐若现的爆发。
这群疯子拿他没办法。他舔了舔手臂,将鲜红悉数舔舐尽。按理说如果从LA送来任何一个精通人类学的所谓学家都会拍着桌子质控他们犯欺诈罪。一个少年在茫茫雪原上赤足狂奔了500公里,前提是身上中了15弹大量出血,还断了一只小臂的情况下。
可爆豪胜己做到了,该做的都漂亮不已,他用破烂的小手枪打下了其中两架上的飞行员,炸毁了一架。这个小鬼给精英部队带来了一番大大的头疼,而且,远没有结束。
殚精力竭,穷途末路的苏联红军人头拼子弹硬是打到了德国老家,即使改头换面叫成俄罗斯,还是应该有那么点当初的狂气的吧?所以现在这个殚精力竭,穷途末路的西伯利亚少年依然能把德国飞机轰下地!
爆豪胜己舔着折了一节的左胳膊,那里已经冻得没知觉了,另一手起了点已经是血红色的亮光。电离效应让周围的磁场瞬间狂躁了起来,两件飞机来不及反应,像是中间夹了磁铁一般,瞬间撞在一起。
绚丽夺目的火红色混着轰鸣响彻在这个地狱一样的雪原,比起这些,飞行员们盖不住哀嚎和惨叫更是震得爆豪胜己的耳膜生疼。
可他笑的浑身发抖,巨大的废墟溅起三尺有余的雪刃拍打在他身上,他什么也感觉不到,只觉得好像吃了一嘴雪,于是扯着残破的声带狠狠咳嗽了两声——
“垃圾混蛋。”他用自己也听不到的声音唾弃着天知道的哪个仇人:“死吧。”
攥紧了手里的烂枪,迈开鲜血淋漓的脚,他再次奔跑起来。心情很好的他居然哼起了不知名的调子,边跑边哼导致他又吃了一嘴雪,不过他还是哼着那句重复的歌词,枪上涩劣的刻痕明灭可见,不知道哪里听到的,也可能是自己编的吧,反正不难听,他也听不见。
Run run and you will catch free!

今天就入股!

特别好吃啊这对…疯狂买爆!
真的超好吃★

《Cannot help falling in love》

依旧不吃药的嘉雷/瑞雷。
学pa依旧。
一个心不在焉的复习下午的产物,短小而欧欧西。

“伤好点了吗?”
被一通电话强行从床上揪起来的雷狮还有点迷糊,睡的昏天暗地的下场就是浑身使不上劲儿,头痛的要死,肺里像是一把火在烧。雷狮烦躁的撸了把睡乱的头发,对着电话那边的格瑞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还疼着呢,回来路上帮我捎点儿消炎药。"
“嗯。”听得那边的回应,他挂了电话,瞄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这个点儿该是觅食的时间。可是雷狮烧的厉害,也不敢让卡米尔知道他打架受伤的事。
干躺着难受,他干脆披上件外套遮住身上的伤口,光着脚下床去接杯水。凹凸学院虽然学费令人胃疼,但热暖还是非常良心的,即使冬天光着脚站在地板上,雷狮也不觉得冷到哪儿去。
走廊安安静静的,所有人都顺承的给一副病号样、毫无威慑力的雷狮让开了路,(除非想被那个混混组织报复)自从雷狮半夜不睡觉跑出去把欺负金的高三男的打残废了之后就没人敢惹这位“狂犬”了,即使后来当事人只是说是格瑞拜托的也没用,这位大爷根深蒂固的不良形象不是成绩好就能掩盖的,所以雷狮就在一片寂静中打着哈欠慢吞吞的走到了走廊尽头。

“诶?这不是嘉德罗斯…”
“雷狮?”
尴尬的相遇,气氛都凝固了。
你这是…在搞什么?雷狮很想对这位中二病表示不满,自从来了这学校嘉德罗斯就没自己打过水,实际上年级第一(中二)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说一不二,一堆人等着献殷勤。
俩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嘉德罗斯首先开口:“你上午的课为什么没去?而且…”伤是怎么弄的?为了对雷狮的关心不表达的太直白,他只是用眼睛瞟了瞟那些没结痂的伤口和缠上绷带的皮肤,随即皱了皱眉。
他怕是又出去打架了。嘉德罗斯心里心中有了七七八八,雷狮跑出去打架的次数也不算少,格瑞劝了很多回也没怎么奏效。
“如你所见,打了一架咯。”雷狮晃晃水杯,漫不经心的掏了掏耳朵。刚想接水离开整个人就被一股蛮力抵到了墙角。
“呜…!!你搞什么!”冷汗几乎一瞬间就冒了出来,还没稳定的伤口处大片撕裂,血迹染上了里衫。
我…不想写了。

《考试不及格的下场是?》

一辆嘉雷无脑黑车,这只是个脑洞,记一下,入党交党费,副ALL雷狮。
私设凹凸高中背景,半交往关系】
极度欧欧西。

糟糕透了。
现在离早读还有二十分钟——
雷狮有气无力的趴在课桌上,手里抓着皱巴巴的课业成绩分析。桌子上的早餐只动了一口,他却没心情再碰。
第四…又是第四。海盗头子很郁闷,非常郁闷,那个该死的嚣张自大狂,一定又会自以为是的鄙视他,雷狮几乎能想到嘉德罗斯会用什么语气喊他"渣渣——"了,这让他更加烦躁。
他胡乱抓了把头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处在一个随时可能被人嘲笑的地位,这让骄傲的雷狮有些受不了。他从桌子上爬起来,准备把这张惹人厌的报告单投到后面垃圾桶里去。
“烦死了该死的英语…”没及格的英语,在一张张高分卷子里鲜红的"81"显得格外刺眼,他几乎是下意识不满的眯起紫瞳,准备把这张无辜的卷子揉成一团,正在他准备把想法付诸于行动时,突如其来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了无辜的试卷遭殃。
“谁他妈——”
来人是格瑞,冷冰冰的注视着他。除了被盯得发毛之没有任何威胁力。这让他松了口气,不是嘉德罗斯那个混蛋,不过他还是皱着眉头语气很不善的问道:“干嘛啊,年级第二。”
这个银发的斜刘海杀马特,除此之外看起来长的挺帅的素食主义者小哥,学校里有一大票迷妹,这次英语考了133,比自己多考52分,事实上这次即使是死没马的安迷修,英语也比他多考了整整45。想到这时候他就愈发气不打一处来,语气也带了点不爽。格瑞仍然盯着他,只不过雷狮从那双世界末日也不会起波澜的死水眼睛里看到了星点笑意,虽然他也不确定这是不是他眼花了,不过这还是让他很不爽——嘲笑?!
“你笑个…!”他有点恼,今天不幸的事一波接一波,雷狮只想好好躺一会然后处理了让他不爽的卷子,就这点儿事也要被妨碍。他话还没说完,一罐带着温意的牛奶就贴上了他的脸,这让他始料不及。
??!你在干啥?
“穿的太少了。”格瑞平淡的开口,仿佛这么狗血欧欧西毁人设的事不是他干的:“报告单丢了就丢了,卷子下午要上报,留着。”
“知道了,不用你提醒。”雷狮一只手接过牛奶,元力商店的高等货,他哧了一声,果然还是小孩子啊格瑞。比起牛奶这种小孩子长身体的饮品,雷狮还是比较喜欢酒,不过他还是收下了。自己的一只手腕还在对方的手里,雷狮使了点劲在上面想抽出来,未果。
他挑了挑好看的眉毛,抬头:“我不会扔的,说真的滴就打算这么拽着我,不怕凯丽那群人误会——”
他愣住了,相比起刚刚格瑞温和的态度,现在确霎时变得冷硬,雷狮愣了几秒,顾不上深究还在格瑞手里的手腕,随着他实质性冷硬的目光看向门口。
嘉德罗斯。雷狮听见自己咽了口水的声音,他也不清楚为什么对上眉头紧锁的嘉德罗斯的目光时有那么夸张的心虚,不过他怎么会现在来?这自大狂不是向来踩着点踏进教室吗??雷狮用余光瞄到了格瑞手上带的表,还有十分钟上课。
他今天吃错药了吗!?雷狮皱了皱眉。嘉德罗斯用刀子一样的目光瞪着格瑞,还不时瞟一眼自己攥在格瑞手里的手腕,越看眉头皱的越深,雷狮清楚的感受到他和格瑞之间浓浓的火药味。
然后嘉德罗斯看向了自己,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张叠的整齐的纸,雷狮头一次痛恨自己太好的视力,那是一张班级报告单,嘉德罗斯高居榜首,英语那一栏写着刺眼的150,自己在他下面三个位置。那双金色瞳子带着强烈的戏谑与一丝愤怒,嘉德罗斯用手指了指写着81的那一栏,眼中的蔑视不言而喻。
渣——渣。雷狮听见他拖着长音,这么说。

想开无脑车,pwp
[领主吸血鬼炫x契约恶魔迪]
半ABO。
 
就是奶包迪,被一方霸主养在城堡里hhh
小迪整天就是在城堡里撒撒欢,吃吃喝喝陪陪大仙,被大仙抱着睡[文明用语禁止敏感词]觉,第二天起来给个早安吻,继续撒欢这种懵懵懂懂天真无邪可爱的迪撒个娇还能和大仙一起出去玩。
被宠的小王子设定,活泼又天真。
有一天小迪实在是太无聊的,软磨硬泡之后被大仙带去参加宴会,前提是不能乱跑。然后宴会上认识了狮子,谈的很欢实。老萧不小心说漏嘴了,其实大仙有很多仆从的xxxx之类的。
小迪就开始担心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大仙嫌弃,哭唧唧的就不高兴了。找了个借口说自己要去卫生间,越想越害怕,就没出息的掉眼泪儿了。
在这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啊一个星期]小迪都惶惶不可终日,对大仙也是战战兢兢的,不想以前那样了。大仙很疑惑,大仙很委屈,大仙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然后大仙出去办事儿了,小迪一个人留在城堡里每天都可害怕,小脸儿可没精神。小迪一直觉得自己是个B,然后也没注意啥都没注意。
然后小迪被标记期[文雅说法]来了prpr[被大仙做掉的作者]大仙在外面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就火速赶回了城堡。
[无脑车]
[腹黑霸气宠溺大佬炫x天真纯洁伪诱迪]
就是小迪怕大仙不要他了,然后就破罐子破摔干脆被大仙做掉好了 什 么 词],大仙觉得不对劲然后一直怕小迪会后悔[因为是气味标记,气味腺还没咬进去]就问小迪怎么回事,然后小迪哭唧唧的告诉大仙你不要我了啊呜呜呜……大仙可心疼了怎么就不要你了呢我最爱你了啊,小迪说你不是好多血仆吗少我一个又不会怎么样。
大仙就说他们只是用来提供血的啊我不是就爱你一个吗[恶俗剧情]小迪说那你为什么不吸我的大仙说我心疼啊。
好了既然是abo就不废话了,
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标记play+dirty talk play+吸血]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窗户纸捅破了]
对了,大仙事后去打了萧敬腾。

就是这样,有人看吗,看了我就写……
给点儿脑洞吧行行好吧……
被敏感词折腾死